通州时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化 > 名人故居 > 正文

北京名人故居在现代化进程中消亡

2009-01-11 14:43阅读:541次btcbd
 年過80、曾是著名作家周作人僕人的張淑珍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魯迅故居要拆除翻蓋。「新磚新瓦新門臉,重蓋就不是故居了!我跑去市文物局找領導,沒用!」張淑珍並不知道,位於八道灣胡同的魯迅故居只是「登記在冊文物」,屬於文物保護單位最低級別,沒有掛牌,因而社會重視程度不高也就不是什麼新鮮事了。而事實上,此類事件在北京並不少見。

 名人故居是歷史文化名城的重要坐標,是一項不可再生的歷史文化資源。日前,由北京市政協和北京市文物局聯合組織的名人故居普查顯示,僅東城區、西城區和宣武區就有300餘所名人故居。而長期以來,列入國家文物保護單位並掛牌的北京名人故居卻只有36所,那些沒被公示的故居正在城市建設的巨輪之下悄無聲息地消亡。

夷平過程 警禁拍照

 2000年是文物專家們記憶猶新的一年。7月,愛國報界先驅林白水故居在宣武區椿樹小區危房改造中拆除,「易地遷建」承諾至今未兌現;年底,位於廣渠門大街207號院的曹雪芹故居「埋葬」於廣安大道擴建工程中;緊接著,著名宗教界愛國人士趙紫宸先生故居因擴建平安大道及周邊危房改造工程於12月26日「在逾百警察和20多名外國記者眼前」被推土機夷為平地,有報道說當時「清拆過程不得拍照攝像,附近樓房二層以上不許進人」。

 日前,位於西單北大街43號-47號的據說李鴻章及其弟住過的扎公府正在拆除中,原因是為地鐵四號線建設工程讓地。扎公府由五個三進四合院組成,規模龐大,保存完好。如今,大院已人去屋空。當記者掏出相機時,留守大院的拆遷辦公室內立刻走出一位自稱是政府工作人員的女士前來阻止,態度非常堅決。

 著名作家、老舍的兒子舒乙稱有關部門是「老老實實為人民服務,認認真真破壞文物」。

名人標準 亟需確立

 據市文物局文物專家王有泉介紹,北京名人故居保護不力原因非常複雜,首先是名人及故居的認定缺乏統一標準,什麼樣的人可列為名人?一些名人在北京住過多處宅院,是不是處處都要加以保護?比如魯迅在北京就居住過四個地方,其中保存比較完好的是阜成門內西三條的魯迅博物館。其他三所皆為民居,沒有掛牌且早已淪為大雜院。

 其次是名人故居的保護缺乏具體主管部門。文物局保護文物多以該文物所具備的有形歷史文化含量為標準,但就名人故居而言,考量標準應該是其無形的人文價值,而不是把宅院的建築價值放在首位,這就需要一套新的標準和專門的主管部門來執行管理。

 再者,許多名人故居被機關單位或居民佔用,有的年久失修,急需維修保護資金,而單靠政府財政是很難負擔。比如位於米市胡同的康有為故居內有百多戶人家,因為沒有資金為居民安排新住所,騰退工作一直擱置,這樣的情況在北京普遍存在。

曹雪芹故居:重建「贗品」

 北京名人故居屢遭毀損引起國內外輿論爭議,為此,本報記者調查了北京幾所名人故居的現狀。

 北京市原廣渠門內大街207號四合院,是唯一獲學術界認定的曹雪芹故居。據故居發現人、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研究員張書才考證,曹雪芹就是在這所宅院創作文學巨著《紅樓夢》。學術界一致認為此院是唯一有清史檔案可據、有《乾隆京城全圖》可考的曹氏宅院,它的可信度遠超北京西山的曹雪芹故居。

 2000年,就在紅學界和史學界準備在207號院建立曹雪芹紀念館時,文物部門卻以207號院正處「兩廣路馬路拓寬規劃路中心」、且不能確定此院為曹雪芹故居為由,在國內外一片反對聲中將207號院夷為平地。

舒乙:如拆莎翁雨果故居

 2000年底,在修建廣安路同時,專家證實了207號院就是曹雪芹故居。有關專家向記者透露,此院外牆處在拓寬後的兩廣路人行道上,並不會對兩廣路工程造成重大影響,它的犧牲純屬無謂。

 日前,曹雪芹故居重建地址已經圈定,估計將於今年底或明年初動工。現代文學館館長、著名作家舒乙先生對此舉極不認同。他說,拆除曹雪芹故居的嚴重性,就如同拆除歌德、莎士比亞、雨果故居一樣,雖然「易地重建」,充其量也只是一個十足「贗品」。因為,從環境到地址到建築材料,無一是歷史原樣的。

梁啟超故居:「廢就廢了」

 北溝沿23號是梁啟超(1873-1929)功成名就之後在北京的住所。故居是東城區文物保護單位,現為鐵路局宿舍。據院中居民介紹,七十年代剛入住時,院落仍然保持原樣,分正房、廂房,以迴廊相連。庭院中部是花園,有涼亭、畫閣和噴泉,此外還有家廟。如今約有近百戶人家居住。在故居宅院內,記者看到,廂房已被後搭建的平房圍在中間,整個故居被平房隔出無數條羊腸小道。

 來自湖北的張先生住在利用正門半面照壁搭建的一間5平方米的小屋中,一個月房租300元。他的房東謝女士家早年在故居中加蓋3所這樣的小屋用來出租。據謝女士介紹,去年底,文物局的人來這裡做過調查,說這座宅子已經沒有保護價值了。「我們從來沒有看見過文物部門的人來修繕過故居。我看這裡舊就舊了,廢就廢了,早晚要拆的。」

英法呵護名人故居

 早在1913年,法國就出台世界上第一部遺產保護法,它為包括名人故居在內的一切文化遺產提供全面詳盡的法律保障,使這個文物大國即便在二戰時期,也損失甚少。值得一提的事,法國人非常熱愛本民族文化,1902年,為了紀念偉大作家雨果,巴黎市政府下令在全國範圍收集雨果遺物,結果一呼百應,收集到的遺物使得「雨果博物館」從雨果兒時的搖籃到青年時期送給情人的中國瓷器,數量之大,令人驚嘆。

 英國政府會在名人故居門口鑲一塊藍牌,註明其身份。比如位於諾丁漢南威爾鎮上的一處拜倫故居,保護得非常完好,它的所有者是一位熱愛拜倫的貴族,遊人可以進入參觀,房主有義務為遊客現場講解並收取費用。英國遺產委員會從1867年開始,迄今已為700所名人故居鑲藍牌,其中包括中國著名作家老舍在英講學期間的居所。

 [2005-09-22]

(文章来源:香港文汇报  記者:祝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