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州时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化 > 通州乡镇 > 正文

世代的北京城

2009-01-11 12:19阅读:998次btcbd
    北京,作为都城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经历了辽、金、元、明、清五个朝代和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两个时期。其间辽的燕京,金的中都,城址都在今天北京城的西南,到了元建大都城,才确定了今天北京城的现址。北京城垣的建筑,城内街道胡同规模的形成和发展,都是经元大都开始。
元大都城的布局

    元至元四年(1267年)世祖忽必烈,开始在金中都城的东北面,建筑新城,称为都,定为国都。城为南北较长的长方形,垣周约六十里,全部板筑夯土墙,垣基宽二十四米,顶宽十六米,高八米。南面城墙在今东西长安街南侧,北面城墙在今德胜门和安定门一线北五里处,至今尚有当年土城墙遗址,俗称土城。东墙和西墙分别在今东直门、西直门南北一条垂直线上。全城共有城门十一座:南面以丽正门为中心,东为文明门,西为顺承门。城东侧三门,自北而南,依次为光熙门、崇仁门、齐化门。城西侧三门,自北而南依次为肃清门、和义门、平则门。北面有城门二座:东为安贞门、西为健德门。城的四角,建有角楼,城外围掘有护城河,有吊桥和外部相通。
    大城之内,是围绕三组宫殿的萧墙,城门都用红色,因此又叫红门拦马墙。这就是后来的皇城。三组宫殿中,属于皇帝的一组,叫作“大内”,就是紫禁城的前身。  “大内”的南面有三门:中央是崇天门,左右是星拱门和云从门。北面叫厚载门,东西两门分别为东华门和西华门。另外二组宫殿都在太液池西岸,南面的隆福宫,是太子居住的地方。北面的叫兴圣宫,是皇太后居住的地方。这座宫城建筑,富丽堂皇,雄伟壮观。正像肖询故宫遗录序里所说的“虽天上之清都,海上之蓬瀛,尤不足以喻其境也”。这样一座集劳动人民智慧的建筑杰作,竟被昏庸的明朝统治者攻占大都之后全部拆毁,而今留给我们的只有东华门、西华门等城门名了(今东华门、西华门系明代后建)。

[NextPage]


明代北城的改建

    明太祖洪武元年(1368年),明军攻取大都以后,为了便于防御元军的反攻,放弃了城内北部空旷地区,向南五里处另筑新墙,去掉东西两边城墙北端的光熙门和肃清门。北面新墙仍设二门,重新命名:东为安定门,西为德胜门。此外还把东城墙的崇仁门改名为东直门,西城墙的和义门改名为西直门。永乐十七年(1419年)又将南城墙向南推移了二里,就是现在的正阳门一线。当时仍开三门,城门名依旧中为丽正门,左为文明门,右为顺承门。元大都城墙全部用夯土筑成,每遇阴雨,时有塌毁。明初,曾在土墙外壁用砖包砌,在筑南部新墙同时,又将全部城墙加固,下石上砖,墙内是土心。当时周围四十里,城垣呈东西稍长的长方形。正统元年(1436年)开始修建九门城楼,城门楼之外建有箭楼,两楼之间,砌墙为围,称为瓮城,四年完成。改丽正门为正阳门,文明门为崇文门,顺承门为宣武门,齐化门为朝阳门,平则门为阜成门,北面两城门依旧,九座城门名称一直保留到今天。在修建城楼的同时,连城门外面横跨护城河上的木桥,也一律改建石桥。城墙四角,都建有角楼,角楼与城门楼遥遥相望,使北京城更加威严壮观。这就是旧日所说的北京内城(参见侯仁之《北京史话》)。
    大城之内,便是皇城,它的位置在元的萧墙往南稍移。城墙周围十八里,呈南北稍长的长方形,只是西南缺一角。缺角的原因《天府广记》有以下一段记载:“初,燕邸因元故宫,即今之西苑,开朝门于前。元人重佛,朝门外有大慈悲寺,即今之射所,东为灰厂,中有夹道。故皇城西南一角独缺”。皇城的正门就是天安门,后门为地安门(又称厚载门,俗称后门)。左为东安门,右为西安门。
    宫城在皇城里,又叫紫禁城,是皇帝宫廷所在地。古人有一种说法:  “以天上三垣之一的紫微星垣是天帝所居之地”,故而以紫微星垣比喻皇帝居处,所以宫城叫紫禁城。明代紫禁城是用元大都宫城旧址向南稍移,周围又加开了护城河,一律用条石砌岸,俗称筒子河。紫禁城的正门是午门,东门和西门仍叫东华门和西华门,北门原名玄武门,清代改为神武门。紫禁城的城门都矗立着高大的城楼,城墙的四角还建造了结构奇妙的角楼。以上是明代北京内城城垣和城门概况。
    明王朝建都北京后,被驱走的蒙古骑兵,仍然不时南犯,甚至迫近北京城郊进行扰掠。嘉靖年间,滋扰尤甚,于是有加筑外郭城的决议。原计划在内城四周一律加筑外垣,但因财力不足,只将环抱南郊的城墙,修建成功,这是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的事。这个暂修南部城墙的主张是当时权相严嵩提出的,据《光绪顺天府志》引《日下旧闻考》:乙丑(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四月,上又虑工费重大,成功不易,以问严嵩等,嵩等乃自诣工所视之,还言宜先筑南面,俟财力裕时,再因地计度以成四面之制,所以南面横阔。这个外罗城就是旧日所说的外城。外城的修筑,使北京在平面上构成了特有的凸字形轮廓。这个凹形的外城,城墙周围二十八里,内外壁都是上砖下石,城墙高约六米,墙基约六米,墙上部宽为四米五。从总体看外城垣规制比内城垣要小。外城开有七座城门,南墙正中为永定门,东为左安门,西为右安门。东墙门为广渠门,西墙门为广宁门(后改广安门),东北和西北两城角各有一门,即东便门和西便门。
    到了清朝,完全沿用了明代的北京城垣和宫廷建筑,在城市规划和城门的命名,几乎没有变革。
    北京内外城垣和城门都是雄伟高大的建筑物,成为街道命名的最好标志。从明至清,几百年来,用城门或城墙(根)命名的街道名一直保留下来。

[NextPage]


清末民初以后北京城的变化

    鸦片战争后,由于帝国主义的入侵和国内资本主义的发展,以及政治的动荡不安,作为政治经济中心的北京,也基于社会形势的变化,在城制规划上也相应的起了很大变革。
    过去的北京是封建帝都,它有独特的格局,城垣门楼都不能轻予增开或拆除。可是辛丑条约之后(1901年),东交民巷出现了使馆区,八国联军在正阳门东侧原水关开了一个水门(原在六国饭店对面),这是北京古城墙上开辟的第一个门。1926年又在正阳门和宣武门之间另辟和平门,使城内外的南北新华街联成一线。1940年,北平沦陷时期,在东西两城墙阜成门和朝阳门的南边又各开一门,东边的叫启明门(日本投降后改为建国门),西边的叫长安门(后改复兴门),这两座门的开辟使东西长安街和东西郊联成一线。这几座门都是在旧城墙凿的豁口,并没有高大的城门建筑。这和原北京内外城(包括皇城)的二十座带有门楼的城门大不相同。

    旧时城墙和城门,由于城市的发展,不但失去原有的作用,而且构成市内交通障碍。因此民国以后这些建筑,有的年久失修,颓废坍塌,有的因妨碍交通而进行拆除,例如:1927年宣武门、朝阳门的城楼就先后拆除了。到目前为止内外城门仅存的只有正阳门(包括箭楼)、东便门角楼和德胜门箭楼了。
    北京过去有一句话:“里九外七皇城四”,就是说内城九座门,外城七座门,城四座门,这句话充分概括了北京城门之多,这也是北京名闻中外的特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