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州时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法律 > 法律文书范本 > 正文

科技成果权纠纷案民事判决书

2015-03-25 11:25阅读:704次btcbd

  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01)常经初字 载有“增光片”处方、制法、性状、鉴别、检查、功能与主治、用法与用量、贮藏等内容。1999年2月21日,国家药品临督管理局给某某管理局给某某制药颁发了(99)国药中保证字第118号《中药保护种证书》,称:“根据国务院颁布的《中药品种保护条例》规定,经审定,同意‘增光片’列为国家二级中药保护品种,保护期7年,自1999年5月10日至2006年5月10日止”。并在《中药品种保护品种》公告第20号中予以公布,称:“根据《中药品种保护条例》的规定,批准以下企业生产的中药品种列为国家中药保护品种。在品种保护期内,凡未取得该品种《中药保护品种证书》的企业,一律不得生产。保护品种号ZYB20799118,生产企业某某制药”。1997年9月4日,湖南省药政管理局以(1997)湘卫药标字第39号《关于同意“增光片”转版生产的批复》称“某某制药:你公司申请转版品种‘增光片’,经省药检所检验复核,同意按卫生部《药品标准》(中药成方制剂)第十一册进行生产和销售。批准文号:ZZ—4242—湘卫药准字(1982)第020030号。”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中药保护品种》公告第25号中有“以下为补发《中药保护品种证书》的品种,药品名称‘增光片’,保护级别2级,保护年期7年,品种号ZYB2071999118-1,生产企业为沈阳东新药业有限公司”。该“增光片”为傅仁宇R增光片。

  1996年8月19日,常德市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以常体改字(1996)14号《关于同意将常德中药厂划转给湖南某某实业集团的批复》,同意将常德中药厂划转给湖南某某实业集团公司,常德中药厂仍享有独立的企业法人资格,原有债权债务关系不变,员工身份不变。1997年3月20日,湖南某某实业集团公司以湘德集字(1997)30号文件向常德市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请示,拟设立“湖南某某制药有限公司”,由湖南某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常德中药厂及常德中药厂职工持股会共同发起组建。同月25日,常德市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以常体改字(1997)8号文件对常德中药厂作出《关于同意常德中药厂改组为湖南某某药业有限公司的批复》。同意常德中药厂改组为湖南某某药业有限公司,同意该厂的剔除土地使用权后的净资产405100元,由湖南某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购买等。同年4月10日,湖南某某药业有限公司向常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提交了《关于申请设立“湖南某某制药有限公司”工商登记的报告》,在常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进行了登记。1997年6月18日,湖南某某药业有限公司给常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关于更换公司名称为“某某制药”的申请报告。某某制药的股东有:①湖南某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55%计200.75万元;②常德中药厂以部分净资产持股25%计91.25万元;③职工持股20%计73万元。1998年7月1日,某某制药又办理了企业变更登记,其股东变更为:①湖南某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55%计200.75万元,常德中药厂持股45%计164.25万元,1998年11月25日湖南某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所持55%股份中的45%的股权转让给湖南某某实业集团公司。同年,常德市国有资产管理局无偿将湖南某某实业集团公司的45%与常德中药厂的45%的股权转给湖南某某西湖渔业总场(90%)。1998年12月29日,湖南某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更名为常德泓鑫水殖有限公司,湖南某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所持某某制药的10%股份相应地变为常德泓鑫水殖有限公司持有,另90%的股份仍由湖南某某西湖渔业总场持有。1999年5月17日,某某制药申请变更登记,股东变更为xx水殖和常德泓鑫水殖有限公司。2000年11月22日,某某制药的股东又变更为xx水殖和湖南泓鑫控股有限公司。

  2000年3月27日常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给换发了常德中药厂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副本),注册号为4307001100337(3-3),常德中药厂于2000年3月27日、2001年3月21日分别进行了企业年度检验。2001年12月20日,湖南里程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对中药厂的资产进行了评估作出了湘里会(2001)评字第93号资产评估报告书,委估资产的评估值为1172.68万元。

  依据上述已经确认的事实,并结合当事人提供的经庭审质证的证据。本院认为,“回春牌”增光片的中药组成成份的处方是中医院眼科医生周力利用中医院提供的物质条件,依据古代中药治疗眼疾的原理和自己的临床实践经验而研制出的创造性的智力成果。常德中药厂通过与中医院订立协议的形式,取得了该处方的药品生产权。“回春牌”增光片的工艺制法则是常德中药厂通过其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的不断摸索、总结、反复实践而形成的。常德中药厂生产出成药后,中医院又依据协议,对该药的疗效进行了临床观察,并提供了临床观察报告,从而使常德中药厂的“回春牌”增光片得到了湖南省卫生厅的药品生产许可证。中医院与常德中药厂订立的《关于“增光片”临床问题的协议书》,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某某条关于“……合同法实施以前成立的合同发生纠纷起诉到人民法院的,除本解释另有规定的外,适用当时的法律规定,当时没有法律规定的,可以适用合同法的规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技术合同法》第三十条某某款关于“合作开发合同是指当事人各方就共同研究开发所订立的合同”的规定,应认定该协议书是中医院与常德中药厂订立的合作开发合同。而根据国务院《中药品种保护条例》第十三条的规定,中药组成成份的处方和工艺制法是药品权利保护的核心。因此,“回春牌”增光片系常德中药厂和中医院合作开发的一种创造性智力成果,中医院是该科技成果的开发研制人之一。因中医院或常德中药厂未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申请药品专利,故本案中医院请求保护的权利属于一种非专利技术秘密或称商业秘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的“本条所称的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药典委员会1996年《药品标准》“中药成方制剂第十一册”已经向社会公开了“增光片”的处方、制法、性状、功能与主治、用法与用量等内容,使该处方和工艺制法能够从公开渠道获得而成为公知技术,丧失了作为商业秘密应予以保护的秘密性。公知技术是一种全人类的共同财富,任何人都可以不需要征得他人同意而无偿使用。因此,中医院不能依据1996年就已经成为公知技术的“增光片”处方,向相关使用单位主张利润分成和要求支付使用费。且中医院作为合作开发的一方,对“增光片”的处方未自行采取保密措施或要求常德中药厂对该处方采取保密措施。根据1997年9月4日湖南省药政管理局以(1997)湘卫药标字第39号《关于同意“增光片”转版生产的批复》,同意某某制药按卫生部《药品标准》(中药成方制剂)第十一册进行生产和销售,批准文号为ZZ—4242—湘卫药准字(1982)第020030号。因此,可以认定,某某制药现在生产的“回春牌增光片”实际上是依据卫生部《药品标准》生产的中成药。

  根据常德中药厂与中医院签订的《关于“增光片”临床问题的协议书》,常德中药厂已经支付了咨询费和转让费,双方实际上已经对“增光片”处方进行了转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某某百三十五条关于“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交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的规定,对上述条款中的诉讼时效外条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中没有特别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六条规定“技术合同争议当事人的权利受到侵害的事实发生在合同法实施之前,自当呈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受到侵害之日起至合同法实施之日超过一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尚未超过一年的,其提起诉讼的时效期间为二年”,常德中药厂从1985年12月25日给中医院支付咨询费以后,中医院在长达十六年的时间内从未向常德中药厂主张过权利,中医院现在向常德中药厂主张权利已经超过诉讼时。“增光片”处方是1996年向社会公开,中医院就是向常德中药厂主张相关权利,也只有主张1996年以前的相关费用的权利,但中医院从1996年以后直至2001年才向相关单位提出也超过诉讼时效。故中医院虽对“增光片”组成成份的处方作出了创造性的贡献,但因该处方未采取保密措施已经向社会公开,对该处方不能享有独占的所有权,其要求确认“回春牌”增光片的处方这一科技成果的所有权的请求,依法不能予以支持。同理,对中医院要求某某制药在“回春牌增光片”的注册、广告、宣传、报奖等方面体现中医院的法律地位的请求亦不能予以支持。

  常德中药厂在常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办理了工商登记和企业年检手续,而且常德中药厂的资产经评估价值1000多万元,故常德中药厂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十一条规定的企业法人成立的条件,常德中药厂依法具有企业法人资格。中医院提供的有关某某制药就是常德中药厂的证据不能予以采信。因此,中医院只能要求常德中药厂承担本案的民事责任。

  依据从常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调取的企业法人登记档案,常德中药厂与某某制药是两个不同的企业法人,某某制药成立于1997年,常德中药厂在某某制药设立时已将“增光片”等药品以无形资产作为投资。因此,某某制药与中医院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中医院要求某某制药向其支付从利用“增光片”处方起到今的使用费38000000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其理由不能成立,对其请求,本院依法不予支持。同理,中医院要求某某制药支付继续使用该处方的40%利润的请求也不能成立。

  某某制药是xx水殖投资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四条第二款关于“公司享有由股东投资形成的全部法人财产权,依法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责任”和第二十五条关于“股东应当足额缴纳公司章程中规定的各自所认缴的出资额。……”的规定,中医院未提供xx水殖没有足额缴纳所认缴的出资额的证据。因此,中医院对xx水殖的诉讼请求亦不能予以支持。综上所述,判决如下:

  一、驳回中医院要求确认对某某药所使用的“回春牌增光片”处方享有的所有权及在“回春牌增光片”的注册、广告、宣传、报奖等方面体现中医院的法律地位的诉讼请求;

  二、驳回中医院要求某某制药向其支付从使用“增光片”处方起到目前为止的使用费38000000元及支付继续使用“增光片”科技成果所获利润的40%的诉讼请求;

  三、驳回中医院对xx水殖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15000元,由中医院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